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,共妻 乱淫卫生间征服美妇

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,共妻 乱淫卫生间征服美妇

乔希想,自己要是坐牢,那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反正,她是不想被关在那种黑屋子里,每天日复一日……生活得没有希望和尽头,把自己十年的青春都耗费。

做陆雴霄的nv人,顶多是出卖一下……至少还有自由,怎么也比坐牢强!

“但是,你的要求总不能是一辈子吧!坐牢还有期限呢!”

陆雴霄听到她把待在自己身边,跟坐牢比喻在一起,顿时有些不高兴。

“十年?”他问她。

“我坐牢才五年呢!”

“那就五年!我帮你解决这件事,你做我五年的nv人。你把这份合同签了,我就带你出去!”

闻言,乔希看着他早就准备好的合同,诧异地张大了嘴:“你什么时候准备好的?”

“来这里的路上,让助理准备的!”

乔希把合同接过来,仔细看了一下上面的条款。

无非是说在这期间,她不能拒绝陆雴霄的亲密要求。

男人嘛,想的无非都是那种事。

乔希觉得,自己就跟被他包养的情F似的。

但是现在她别无选择,只能向命运跟权势低头。

陆雴霄看她签了字,满意地将合同拿过来,道:“起来吧,我们走!”

“你不是还没办保释吗?”

“早办了!”

乔希:“……”

还说她喜欢撒谎,她看陆雴霄也诚实不到哪里去。

她现在怎么有种预感,做陆雴霄的nv人比坐牢更可怕呢?

从警局走出来,nv孩抬头就看到艳Y高照,夏日的Y光洒在她身上也不觉得那么灼热,反而有点暖暖的。

果然,人要经历了黑暗,才知道光明有多美好啊!

乔希抬起头,正想充分享受Y光的沐浴,突然一PY影就投S在她的小脸上。

“上车吧!”陆雴霄伸手替她挡着Y光,C促道。

“哦!”

乔希上了车,就问身边的男人道:“我们现在去哪儿?去医院看姚新远吗?”

“先去酒店,你洗个澡!”:

闻言,乔希脸Se微微一僵。

看来,这个男人是要先睡了她,才肯帮她解决姚新远的事。

果然是无商不J,不做赔本买卖啊!

似乎发觉她脸Se担心,陆雴霄转头安抚道:“放心,答应你的事,我自然会做到!”

乔希相信他能说到做到,她担心的……是一会儿‘睡觉’的事。

nv孩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第一次,但是心情却是同样的紧张。

到了酒店——

陆雴霄递来一件浴袍,就让乔希去洗澡!

nv孩有些紧张地看了他一眼,发现那个男人的目光落在酒店床头的套套上,就问道:“我洗完……就那个吗?”

原本,陆雴霄是想等到晚上的。

但听nv孩都提出来了,就顺势点点头:“嗯!”

乔希进了卫生间,一个小时都还没出去。

终于,陆雴霄已经等不了过来敲她的房门:“你在里面洗什么这么久?”

“没……洗完了!”

站在镜子前面的nv孩深吸了一口气,这才走出去。

其实没什么大不了,之前她跟陆雴霄好J次都差点做了,只是差那最后一步而已。

有什么好怕的?

乔希拢了拢自己身上的浴袍,抬脚走出去。

陆雴霄正坐在床边的沙发上,仔细研究手里的J盒tt.

看她出来了,就朝nv孩递过来:“你喜欢哪个?”

这个问题问的……乔希都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“我能说,一个都不喜欢吗?”

“你喜欢不用吗?那样是比较舒F,但是有风险。我不保证能及时弄在外面,要是不小心有些留在里面很容易怀Y的。”

本来乔希就是觉得尴尬才说不喜欢的,这会儿被陆雴霄一番曲解,nv孩顿时更加尴尬。

“我又没说喜欢不用!”

“那你是不喜欢这些普通的?其实这有一个增加刺激的类型,但是没有我的型号!要不今天先凑合,明天去成人店让你尽情选你喜欢的?”陆雴霄故意曲解她的意思。

“我才没……”

乔希红了脸,知道在这方面说不过他,咬着牙不说话

看小丫头被自己逗得窘迫,陆雴霄心情大好,拍了拍腿道:“过来,坐这里!”

闻言,乔希往他的方向走了两步,听话地在那个男人大腿上坐下,

“吻我!”

乔希又抬起头,在他脸上轻轻亲了一口。

“非要我说一步你做一步吗?我说的吻是接吻!”

闻言,乔希想想自己不能坐牢,只能Y着头P吻上了那个男人的唇。

她的唇碰上他的唇,温温热热、柔柔软软,很奇怪的触感,让nv孩的身T和心都小小地颤抖了一下。

保持姿势停顿五秒钟,陆雴霄就等不及拍拍她的小pp,那意思是C促她更进一步动作。

乔希知道进一步该做什么,但是却迟迟没动。

她觉得撬开人家嘴这件事,很奇怪!

如果两个人的感情没有到那一步,难道不觉得互相吃口水是一件很恶心的事吗?

之前陆雴霄也有强吻过她,但是都是他吃她的,她可不想吃!

挣扎了两秒,乔希索X放开他的唇,G脆自己翻身躺在床上。

“你的合同上只写我要配合,又没说要我主动。反正我是做不出来,你要做就做!”

陆雴霄看着那个nv孩直挺挺躺着的模样,也不再难为,不想耽误时间。

从刚才,那个丫头第一下坐在他的腿上开始,陆雴霄早想得不行了。

算了,这次就他来主导。

以后……可以慢慢T教!

房间的温度,越来越高——

乔希紧紧抓着自己身下的床单,眼神却开始迷离……

原本开始之前,她跟自己说过,就算向恶势力低头,也绝对不可以沦陷。

但是结果,却根本招架不住那个男人的进攻。

陆雴霄是一个很有能耐心的男人,也是一个很有技巧的引领者。

他把nv孩带进了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,让她根本都无法控制自己……

“小希,舒F吗?”

听到那个男人问出这样羞耻的话,乔希闭着嘴,不想吭声。

可是偏偏,喉咙里却不自觉发出一个声响:“嗯!”

男人似乎很满意她的反应,就喜欢看nv孩在自己身下舒F的样子。

从前他不知道,原来nv孩动情的样子会这么美?原来曾经被他厌恶的事,做起来会这样美妙!

随着室内的气氛越来越高涨,两人的情绪都濒临爆发的顶点。

原本是该一P旖旎,却突然爆发出一声nv孩的大叫。

“啊……好痛啊!呜呜……”

闻言,陆雴霄低头看到床单上那一抹红Se,诧异道:“小希,你是第一次?”

“怎么会……”

陆雴霄不敢相信地看着她,然而,nv孩早已痛到屏蔽了周围所有的一切,弓着身子低低哭泣起来。

“呜呜……好痛……”

“乖,一会儿就不痛了!”

陆雴霄想把她掰过来,但是nv孩却恐惧地摆脱他的手,弓着身子钻进旁边的被子里,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,还在发抖:“不要……还是很痛……”

本来男人看到nv孩是第一次,会变得更加兴奋。

但是陆雴霄看乔希疼得眼泪都出来了,又不忍心!

“好,你先休息!等会儿我们继续!”

结果这一休息下去,就没有等会儿了……

乔希这一哭,就哭了两个小时。

他明明记得这nv孩很坚强的,没想到这次能疼得一口气哭这么久。

陆雴霄甚至都怀疑,自己把她给弄伤了。

想要带那个nv孩去医院检查,但是她又不肯。

等到乔希缓过情绪,两人都穿上衣F,陆雴霄才指着床单上那摊血,开口问道:“你去补了?”

“啊?”nv孩一时没听懂他的意思。

“其实我不会很介意那张膜,你没必要为了讨好专门去补,把自己疼成这个样子!”

闻言,乔希这才听懂他的话,解释道:“不是补的……上次,我可能没跟沈少谦发生关系!”

“什么叫可能没有?”

“因为当时我中了那个Y,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。也不知道做没做!但是现在我敢肯定,我跟他没做!”

“为什么现在能肯定?”

“你才进去一下我就疼成这样,那天却一点感觉也没有,能不肯定吗?”nv孩似判断似埋怨地说道。

闻言,陆雴霄不禁微微勾起唇。

但想想,又觉得还有疑问:“就算跟沈少谦没有,那你跟姚新远呢?”

“我跟姚新远也什么都没有啊!”

“可我那晚明明听到……”

想起他在门外偷听,乔希就觉得好笑:“那是你听岔了!我跟他什么都没有发生,你在门外的时候我们正赌一把呢。我赢了,他就答应三个月之内都不能碰我!”

现在想想陆雴霄也觉得蹊跷,乔希能因为姚新远要轻薄她就把人头给砸破了,怎么可能还自愿跟他发生关系?

上次他只听到两句话就上火,都没按逻辑思考一下,也是有些冲动了!

说到底,还是他在在乎这个nv孩!

每次遇到乔希的事,陆雴霄总感觉自己会被情绪完全主导思维,容易意气用事。

这明明不是个好兆头,可他却偏偏想把这nv孩留在身边。

现在又知道她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,男人别提心情有多舒畅了。

他伸手过去,就见nv孩惊吓地瑟缩了一下。

“知道你疼,我现在不碰你!”

陆雴霄只是帮她理顺额前凌乱的头发,就语气温柔地问道:“饿了吗?要不要吃东西?”

“要!我饿了一天,想吃好的!要神户牛排、澳洲龙虾,还有哈根达斯!”乔希提要求道。

她是想着自己反正第一次都没了,还流了那么多血,可不得吃点好的补补吗?

陆雴霄也依着她,叫酒店把晚餐做好了送进房间。

闻到牛排的香味,乔希就激动地从床上下来,接过刚走一步,就疼得轻哼了一声:“嘶……”

“怎么?还疼啊?”

陆雴霄见状,G脆将nv孩打横抱起来,放在餐桌前的椅子上坐下。

而且见nv孩不太会使刀叉,他就帮她把牛排和龙虾都写成小块,让nv孩自己拿叉子cha着吃。

乔希吃了两口,就见陆雴霄起身打电话,好像是说帮她补办身份证的事。

然后,男人打开酒店的房门,出去五分钟,回来的时候手里就拿着一个粉Se的nv式包包。

他把包包递给她:“你的身份证补办好了!”

“这么快?”乔希惊喜地接过来,“还附赠一个新书包啊?”

“我上次给你的卡,也掉了是吗?”

“嗯!”

“那张已经挂失了,你这里有张新的,是用你的身份证办的,密M是你生日!”

乔希打开书包,把自己的身份证拿出来看了看,又仔细研究了一下她的新银行卡,好奇道:“这里面有多少钱啊?”

“你自己去看!”陆雴霄卖关子地说道。

“切,故弄玄虚!”

乔希翻看这里的书包,发现里面还有nv孩的换洗内衣,都是陆雴霄给她准备的。

没想到这个男人,还挺周到的!

乔希抬眸,看着陆雴霄切好牛排,就放进她盘子里,那样子很认真,还挺帅的……

突然觉得,其实当他的nv人也不错呢!

起M这个世界上,终于有个跟她有关系的人,有个让她这个孤儿可以依靠的人!

这书包也挺好看的,就是颜Se有些……太粉了!

他给她买的内衣K也是粉Se的,现在乔希强烈怀疑,陆雴霄直男的外表下有颗粉红的少nv心。

“我们什么时候去看姚新远啊?”nv孩问道。

“你怎么总想着看他?”陆雴霄有些不高兴道。

“我得看看他到底被打成什么样了,这关系到我要不要坐牢啊!”

“有我在,没人能让你坐牢的。”陆雴霄霸气地说道,“总之以后你不许在我面前提其他男人,乖乖吃了饭就去睡一觉,明天我带你去剪头发!”

“为什么要剪头发?”写完一更发现还没做成,赶紧又补了一更。我自己立的fg,跪着也要实现,宝宝们总算可以不着急了吧?

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,共妻 乱淫卫生间征服美妇

收藏网址或截屏 www.yaketv.com 方便下次访问!